发新话题
打印

迷失在大西洋海岸的涛声里

迷失在大西洋海岸的涛声里

徒步穿越了苇草扎堆而生的漫长的沙丘,终于站在大西洋的海岸边上!我的脚下,就是被称为“可能是美国最美丽的海滩”的 Coast Guard Beach。海水夹带着海沙有点发黄。水岸边上散落着一小摊一小摊的形状各异的小石,踩上去有些扎脚。海滩上的沙也并不雪白,有点赤黄有点粗糙。举目向岸边上望去,沙丘和苇草相依相随,相映成趣。丛生的苇草略显枯黄,在徐徐的海风里悠然飘摇,淡雅而超然。更远处的海岸陆地,却是树木交错,青翠如林。整个海滩浑然天成,质朴无暇。

我把目光从远处收回,环顾四周,三五一群的人们在沙滩上惬意的聊天看书晒太阳,三三两两一组的人们在浅海里嬉戏游泳... 沙滩上及海浪里的人们都在享受海滩的祥和,也在渲泄着他们的欢乐和热爱。

我先生和孩子们早就在附近闲逛了一圈,在离海潮只有几步之遥的海滩上堆起“城堡”。我就在边上的沙地摊开两张沙滩毯,盘腿而坐,闭目遐想。Coast Guard Beach 是 “五月花”登陆之地,美国第一批清教徒踏上这片海滩会是多么的欣喜又会是多么的迷茫。200多年过去,清教徒和他们的后裔及后来的新移民一起创造了美国的辉煌。这海滩也见证了一夜情历史的变迁时代的沧桑。不变的,仍然是大西洋不断的海浪和不懈的涛声。

涛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阵阵传来,冲击海滩时像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强健而震撼,落潮时却像是舒伯特的小夜曲回肠荡气浪漫缠绵。我坐不住了,想更亲切地贴近这大西洋波涛。

站起来走向海水。清凉的海水漫过了我的脚踝,带走了盛夏的酷热;海浪夹带着些许海沙冲击着脚背脚丫,恰如力度适中的按摩,消除了疲劳。真美啊,我由衷地在心里赞颂。低头细看,无数的小石,或成堆,或散落,五颜六色,大小不一,形态各异,遍布在海水与沙滩交接处。这些小石,可能是大岩石的一部分,在千年的海水腐蚀和冲刷之下碎裂变小,又不断的失去棱角,变成圆滑的各样小卵石。泡在海水里,显得色泽温润,晶莹可爱。海浪冲来,她们成了最佳的琴键,弹奏出变化无穷清脆而细腻的音符。用心聆听,你会听到涛声里的“致爱丽丝”…

我,已迷失在妙曼与雄厚交错的大西洋海岸涛声里,不知不觉中,沿着水沙交汇线,轻歌曼舞地走了很远...

TOP

大西洋深处巧遇两大奇观

大船缓缓地驶出Barnstable 港湾,而涨潮的海水已经漫过了我们刚才漫步的沙滩。大船愈近深海,海水愈蓝,船速愈快,乘风破浪向大西洋深处进发。

一路上,风光迤逦,美不胜收,心旷神怡。

船悠然间慢了下来,不再直行,缓缓地转圈,船身后画下柔和的浪花弧线。原来,我们巧遇了海豚群!风平浪静的海面,到处是可爱的海豚!船长用船身后的浪花弧线向海豚们友好致意。

海豚们善解人意,远近的海豚沿着我们的浪花弧线会聚。这边,海豚成双成对灵巧地跃出海面,跨越我们的白色浪花弧线,用它们白腹黑背圆润滑亮的身体画出优美的弧线,摇摇尾鳍,再优雅地插入水中,潜入海水湛蓝处隐身而去。那边,多达十几条的海豚排成了梭形队列,顺著我们的浪花弧线的内圈,快速地游泳,像是要跟上我们的大船。船舷边上,五六条海豚悠闲的徘徊漫游,像是一个家庭在休息放松。其中的一条海豚,像是母亲帮助小海豚呼吸海面上的空气,正用喙轻轻地托起一条幼小的海豚,使其露出水面。船上的人们惊喜万分,喜不自禁又怕惊吓了海豚而不敢鼓掌呼叫,纷纷“喀嚓喀嚓”拍照留念。

船还是依依不舍地驶离海豚群,再次飞驰向前。导游告示大家,看鲸途中巧遇海豚,几个星期难得一遇;而今天群豚会聚的环船表演,堪称是难得一遇的奇观。这,真是我们的运气。

急驰的大船又在悠然间慢了下来,缓缓而行。“看!鲸鱼!”举目向远处望去,只见一条硕大的鲸鱼跃起其巨大的尾鳍,笨重而强健有力地拍打海面,击水之处,浪花飞溅。据说,这是鲸鱼故意惊吓附近的鱼虾,鲸鱼的大尾巴好把吓晕的鱼虾扇汇在一起,便于鲸鱼的吞食。不远处,又看见一条鲸鱼上半个身躯半浮海面,头上喷出了美丽的喷泉,水柱又细又高,富有韵味。这是鲸鱼利用头上的喷水孔来呼吸,呼气时,空气中的湿气会凝结而形成我们所熟悉的喷泉状。近处,却见两条大鲸鱼携拥着一条小鲸且游且停,怡然游来。其中的一条大鲸像是母鲸,始终紧贴小鲸,像是在喂奶。另一条大鲸则围绕这母子左右上下护卫。鲸鱼翻动身躯时,其黑背白腹清晰可见。鲸鱼上下摆动尾鳍前进,前端的白色侧鳍则用于平衡。这一家子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离船而去。

缓行的船慢慢地停了下来,自由地在大西洋的波心里摇晃。船的四周,微风荡漾,浪平波柔。柔和的波心里,有无数的小鱼小虾惬意地跳跃游动,欢快地激起了无数的浅浅的小水点,就像平静的水面上洒下了小雨,圈圈点点成涟漪;又像大珠小珠落玉盘,美丽而悦耳。怡然之间,一条硕大的鲸鱼在离船不到百米之处窜出头来,“哗啦”一声又落入水中,打破了大船周遭的宁静。“鲸鱼!鲸鱼!”人们不约而同的欢呼,只见大船置身于鲸鱼群中。一条鲸鱼将头探出水面,下颌朝水下迅速张开,上颌左右两侧的呈梳齿状排列的角质鲸须清晰可见。霎那间,上下颌合拢,吞吸进大量的海水。随海水而入鲸鱼大口的,是无数的小鱼小虾。海水从上下颌两侧鲸须间的缝隙滤出,可怜的小鱼小虾被鲸须阻截成了鲸鱼美食。这边的鲸鱼刚合嘴而去,那边又一条鲸鱼跃出水面,或以巨头窜出,或以大尾击水,此起彼伏,壮观非凡,令人心跳加快...

不知不觉中,大船徐徐启动逐渐加速,驶离了鲸鱼群。导游告诉大家,我们看到的是驼背鲸(humpback whale)。他们以家庭为单位生活,很少集聚成群,只有在年度南迁时会成群结队而行。极偶然地,当鲸鱼所喜好的特定鱼虾种类在海域某处大量密集出现时,鲸鱼也会“闻风而来”,会聚成群,大肆扑食。我们今天所见的群鲸扑食是数年难一遇的奇观。在同一天巧遇海豚群环船表演和鲸群扑食,更是巧上加巧,运气中的运气!

大船在绚丽的海上夕阳中踏上了归途,我的思绪仍沉醉在巧遇海豚群又幸会鲸群扑食的激动之中。

TOP

和孩子一起陶醉在波浪里

我们这次度假的住地是个有趣的度假庄园,一排一排的双层客房交错相连,围成不规则多边形围圈,有点像中国的客家围村。不同的是,除了大堂入口,各排客房都有朝圈外开放的进出口,还有一个挨着一个的大窗户。围圈里面,有一个硕大的美丽花园,一个沙滩排球场,还有一个巨大的室内水上娱乐城...

水上娱乐城里的人造海浪泳池和螺旋型冲浪滑道成了儿女在整个假期最热爱的乐园。每天在外面玩累了回到住地,儿女都迫不及待的要去冲浪。

我们从房间出来,在围圈的“迷宫”里穿行了几分钟,就来到了水上娱乐场的门口。霎那间,我会以为我站在了海岸边上,只见那巨浪翻滚,一阵一阵向我迎面扑来。浪涛声也一阵又一阵地响彻整个大厅,高亢昂扬。

转眼间,牵着手的儿女不见了!我知道,他们融进了冲浪潮里的快乐人群。他们都还没真正学会游泳,我不由得有点担心他们被浪花呛到或被巨浪卷到深水处。环顾四周,到处是三三两两一组的人群在水中随着波浪起伏,看不清脸容,只听到浪涛声中仍清晰可辨的冲天的笑声。

我赶紧向水里扑去,寻找我的儿女。一个不留神,大浪把我冲倒。爬起来仰头一看,竟看见儿女双双就在离我不远浅水处的蘑菇型瀑布下戏水。我连爬带游地攒了过去,拉起儿女的手竟莫名开心的哈哈哈大笑起来,“怎么不去水深一点的浪里玩?” “浪大,我站不住...” 儿女异口同声地说。“吼吼吼,现在怕不怕...”我拖着他们就往水深处涌去。我们迎着波浪,奋力向前。波浪把我们高高地举起,又骤然间把我们放下,起伏沉浮,忘了自我。孩子也忘了害怕,一会儿躲到我的背后突然把我抱住,一会儿顺着波浪漂浮,一会儿又尝试着迎着波浪手舞足蹈地“游泳”…

每隔15分钟左右,泳池会有短暂的海浪停息期。悠然之间变得风平浪静,温暖的水温柔地拥吻着身体,真是很舒服很放松很休闲很惬意。

孩子可闲不住,姐弟俩叽叽喳喳地讨论起冲浪池边上的滑道来。儿子跃跃欲试,女儿扭捏胆小。当爸的童心未泯,领了儿子就去滑滑道。儿子开始时很紧张,几个回合就轻车熟路,开始游说姐姐“冒险”了。女儿犹豫不决,我这当机立断:“姐姐勇敢滑滑道,一次奖金$1.0。弟弟陪同姐姐有功,也是一次$1.0. 每人奖金不超过$5.” 姐姐又想又有点怕,终于在弟弟的“威迫利诱”下一同上了滑道顶端。眨眼工夫,儿子顺道而下,“咚!”水花溅起处,儿子傲然而立。他还蛮会照顾姐姐,稍微离开道口一点,停在那等着姐姐。姐姐好不容易鼓足勇气,也滑了下来。又是“咚”的一声,水花溅起处,出水芙蓉亭亭玉立。弟弟迎上前,姐弟俩手拉手,交头接耳,不知说些什么。大慨是姐姐说挺怕人的,弟弟说不怕?怕与不怕,女儿滑了三次,赚了我的$3;儿子滑9次,赚了我的$5.

说话之间,这边的浪又开始波涛汹涌了,儿女连蹦带跳又冲进了浪里...

TOP

发新话题